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玄幻  »  【人兽佣兵团】(88)【作者:悠悠猴】
【人兽佣兵团】(88)【作者:悠悠猴】
1 【人兽佣兵团】(88)【作者:悠悠猴】 作者:悠悠猴
字数:53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
  您的支持发帖的动力,谢谢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人兽佣兵团88

  趁着还有时间,我打算在菲奴身上找点乐子,来缓和这几天的压力。

  我悠哉悠哉地摆动腰身,让大屌在菲奴淫荡的双股幽洞中来回穿插,快感逐
渐缓缓上升。菲欧娜则扭动着健美细腻的水蛇长腰,让屁股配合着我的抽动上下
摆动着,不断提升我的舒爽感受。

  她嘴巴还传来阵阵欢愉浪叫:「喔~ !噢~ !主人~ !哦~ !主人的肉棒好
~ !噢~ !呀~ !又顶着尿壶的花心了~ !~ !呀~ !好舒服~ !啊~ !

  又顶了~ !「听着她娇美的浪叫声,加上下体抽插的快感,我一时爽得没了
魂似的。

  从上面不时看着菲奴美妙的背影,听着她淫乱的欢叫声,我不禁感叹,她身
材丰满,体前拥有一对高挺滚圆肉颠颠的G奶奶巨乳,分量十足,一抓下去就让
人爱不释手,平时稍微走动,都能带动双乳如果冻般抖动,那手感能和利芙的巨
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,胸型算我所有女奴中最好看的一个,在她183cm的
高挑身材衬托下,将G奶配搭得恰到好处。

  加上长身蜂腰下面长着一对肉感十足的屁股,股沟夹着性感撩人的色薄纱
小三角Tback,平时走动,两边的臀肉都能微微摇晃,刚才一巴掌下去,臀
肉还一颠一颠地抖动,屁股肉白里透红,让人心思与之随动。

  加上一双健美有力的修长美腿,一头金色的波浪形长卷发配搭,这样的美人
交你手上给你日,叫人如何能停下手来。

  我一边欣赏赞叹,一边卖力地用大屌抽插,「噢~ !啊~ !啊~ !哦~ !主
人~ !好棒~ !主人的肉棒~ !啊~ !喔~ !好充实~ !啊~ !」随着我的抽插
速度加快,菲奴也很快地进入状态。

  我还故意将插入的龟头狠狠地撞顶在她的子宫口上,这种针对子宫作连续冲
击的虐待子宫方式,撞击感觉冲力甚至将她子宫颈都挤压变形了,每一下都让菲
奴都感觉大脑一阵又一阵的连续眩晕,剧烈疼痛中分泌出激烈的快感,使她痛苦
并快乐着。

  她小穴里强烈的刺激感,让她只想趴在桌上,被我的大鸡吧卖力地奸淫。

  插了约莫五六百下,菲奴猛然全身颤抖,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,低着头,
腰肢和屁股不停的抽搐着,阴道里的皮肉更是一下一下地反复收缩扩张。

  这尿壶,要高潮了!

  我感受着她淫穴中一阵阵收缩带来的快感,感觉自己也快到了,于是身体前
倾,抓死了她的两只几乎爆裂开的大奶,下身开始更疯狂的抽插。

  啪啧……啪啧……啪啧……啪啧……!!!

  经过一阵阵欢快的皮肉撞击的声音之后:「喔~ !!!」我发出一声长啸,
一股浓烈的洪荒之力,从我大屌的马眼喷涌而出。

  亿万兽人子孙大军蜂拥冲向菲欧娜的子宫中心,瞬间占领了整座宫殿,不少
军队还反扑涌回阴道,沾满了整座隧道,和我大屌的皮肉也粘稠在一块儿,一并
解决了我和她的真菌困扰问题。

  我射精后一直紧紧抱着菲欧娜,感受着精液在湿润温暖的阴道中喷涌,菲奴
则半番白眼,身体哆哆嗦嗦,口中咯咯发着呓语,身体不能动弹,。

  我们两人就保持这姿势一动不动享受着高潮给双方带来的快感,任由精液混
着爱液从菲奴的阴道边缘渗出,沿着皮肤一直流到我们的膝盖边上。

  这次高潮持续的时间比以往要长,好几分钟过去了,依旧有点逸意犹未尽的
感觉。

  过了多时,我感到两人都恢复意识,才忍不住将身体缓缓压在菲奴背后,嘴
巴凑到她耳边问:「尿壶刚才一直想着主人的鸡巴?还是想主人的精液呢?」

  菲欧娜听了紧闭着小嘴,面色泛着高潮的红晕,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回答:
「想主人的鸡巴……」声音到后面简直无法听见。

  『啪~ !』我对她后臀又是一把掌,响亮地印她满满弹性的臀肉上。

  「啊……!」她被我啪得一抖一哆嗦,发出一声颤抖般的叫声,但能听出夹
杂着几分舒爽。

  「尿壶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~ !敢骗主人?~ !」我假装生气。

  「不~ !不,主人~ !尿壶真的想着主人的大鸡巴~ !主人请相信尿壶~ !」

  她紧张兮兮地回头侧脸看我,样子带着几分天真,好像真的怕我生气一样。

  见她这般可爱的反应,我应该更痛爱她才对,但这时,我突然发现菲奴除了
那双G杯肉球和圆滚的翘臀外,最好玩的地方其实是她的逆来顺受的性格。

  从将她抓到手的第一天调教开始,我对她又打又骂,精神肉体各种不公各种
糟蹋,有段时间甚至将她当尿壶使用,还扔过给辛巴玩弄,但到头来她还是乖乖
地摇着肥臀来勾引我。

  经过这几周相处,我判断这女人本来的性子就带有深重的奴性,喜欢被人糟
践,只不过长期受人类教会道德的价值观灌输束缚,让她看不清自己淫荡的奴隶
本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