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【荆玫】【作者:一厢情愿】【完】
【荆玫】【作者:一厢情愿】【完】


  不夜城是着名的销金窝,在这繁华都会的中心地带,华丽壮观的高厦林立,而在其中一幢大厦,里面有一个秘密会所,会所里面其中一间贵宾房,一个容貌秀丽,身段妸娜的女郎,正赤裸裸和一个壮硕的汉子,进行一场血脉沸腾的亲密交合。

  这名女郎叫荆玫,她是这个秘密会所最受欢迎的美女。这个会所是供那些有钱有地位的人士玩乐的,美酒佳肴不缺,但会所最大卖点还是美女,千娇百媚,千依百顺,为客人提供最贴身的享受。

  而荆玫,更是会所美女中最受客人青睐的。长长的秀发,鹅蛋脸儿,标致的五官,尤其是丰满的红唇,还有柔情似水的目光,彷佛蕴藏千言万语,身?a href="" target="_blank">彩橇徵绺⊥梗し羧峄渍堋?br />
  或许有比荆玫更美丽,身材更惹火的女人,但荆玫独特的气质,那种秀雅,温柔而略带羞涩,却毫不造作,没有一点风尘味,会所其他女人纵是刻意模仿也做不到。客人对荆玫这种气质更是趋之若骛,男人总是犯贱,家中有老婆不爱,出去嫖却又喜欢玩良家妇女型的女人。

  当然,荆玫在床上服侍客人的本领,才是她令人一试难忘的原因。就像现在,她每一个吻,每一下爱抚,每一下摆动,诱惑但从不过火,都令男人感受极致的温柔和快感。荆玫总能够洞悉客人的需要,以不同的技巧和姿势,令他们获得最大的满足。

  今次这个客人体力拔群,和荆玫大战了近五小时,都快天亮了,仍是不眠不休地肏弄着荆玫;但荆玫也毫无倦意,温柔而从容地迎合着客人狂野的进犯,而且似乎游刃有余,雪白的乳房,腰臀轻快地扭动,磨擦着男人雄壮的身躯,两片樱唇热情地不住亲吻男人的头颈肩膀。

  终於客人被荆玫的媚态,还有愈收愈紧的秘道征服了,一声低吼,将子孙精华尽情射入荆玫体内,维持足足半分钟有多;荆玫双手双脚也紧紧扣住了男人,娇躯一阵颤动,红唇发出高亢的娇鸣,迎来今晚不知第几回的高潮……精疲力尽,心满意足的客人伏在荆玫身上,喘着气说:「荆玫,你真是极品,真是一个好女人! 」「我才不是什麽好女人,要你花大钱,我是个坏女人才对。」荆玫抚摸着男人浓密的胸毛轻声说。

  「或许你真的很坏,你每一个姿态都引死人,尤其在床上……你又漂亮又温柔,身材又好,小穴又吸得我很舒服,还有这里……」客人抚摸着荆玫的耻丘,说道:「弄成这个样子很特别,但也很诱人,我一看就硬起来了。」荆玫柔声道:「真的吗?老实说,一开始我觉得羞死人了,但我们老板,还有你们个个都说我这样很好看,看了就感觉很刺激,很想……很想我,听着听着,连我都……都觉得兴奋了。」「说得对!一提到这个,我那话儿又硬起来了,可惜我在外国有个会要开,现在非走不可,否则一定再来一次。」?a href="" target="_blank">庖簦憧斓闫鹄窗桑顾狄显缁兀鸬⑽罅恕!咕C挡焕碜约阂凰坎还遥愫沽芾欤茨闷鹈硖婵腿四ㄉ硐戳常侔锼┖靡路崂硗贩ⅲ感奶逄嫦褚桓鑫氯嵯褪绲钠拮臃陶煞颉?腿肆僮呖攀保C祷贡Я怂幌拢蜕弦桓鱿阄牵?「我会等您回来。」「荆玫,你会是一个好妻子,我家那头母老虎有你一半好……不,有你三分之一好,我也够满足了。」客人留了这几句话,笑着走了。荆玫微笑着向他挥手,直到他走远了才关上了门,转身走向一块全身镜,端详着镜中的自己,尤其是下身那重要的部位。

  她低声自言自语:「好妻子?我才不是。我根本没有做好妻子的资格,我做妻子只会害人……」她对镜中的自己露出笑容,但这笑容充满了冷酷,嘲讽之意!

  其实,荆玫娇美雪白的胴体,下半身的秘部曾被「改造」,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卖点,令男人疯狂,慾望昇至最高。而这一个卖点,却又和荆玫坎坷的命运息息相关。

  第一章

  两年多前,荆玫原是一位全职主妇,她当时的名字叫丽玫,她的本名。和丈夫结婚三年,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。他们住在私人屋邨一个约五百尺的单位。丈夫阿诚有一份稳定的文职工作,但房子每月的供款都将他薪金耗去一大半。

  虽然生活不算丰裕,这家人还是幸福的,年轻的夫妇对未来满怀希望,而可爱的小女儿也为他们增添爱和乐趣。直至有一天……丽玫第一次和旧同学去打麻雀,很快她就沉迷这玩意儿,有时带女儿去朋友家「竹战」,女儿哭喊也无暇理会。更甚者她还跟着损友去麻雀舘和地下赌场玩乐,初时手风顺赢了不少,贪胜不知输,之後愈赌愈大,愈输愈多,丽玫才醒觉起来,但这时候已经太迟了,已把家里大半的积蓄输掉,而输钱时向人借了钱,导致被人上门追债。

  「太太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你该不会以为跪地求饶就能了事吧。」「对不起,两位大哥……现在我实在没钱剩下,求你们再宽限几天,让我筹钱再还给你们……」「住口!你当我们是白痴?你现在还利息都这麽多钱,你那里筹到钱?还不是想逃跑?好好好,你想宽限几天,我就给你一个法子。你今天给我两兄弟干一炮,就当还了利息,三日之後我们才再来……」丽玫听到呆了。这两个男人二三天就来一次,向她讨债。她连预备给女儿供书教学的基金,都拿来还利息,而她向朋友借了好几次钱,朋友都怕了不再借了。家丑不外传,她又不敢让邻居知道,每次都是把男人招入屋中再谈。现在这两个壮汉近在面前,提出要「钱债肉偿」,她竟不知如何拒绝了。

  再几次的哀求,换来只是更凶狠的喝骂和斥责。在大汉以淋红漆,贴大字报恐吓之下,丽玫屈服了。

  她含着泪,红着脸,将连身裙的纽逐颗逐颗解开,直到裙身松脱下来,再颤抖着解开乳罩,褪下内裤,让所有衣物落到她的脚下。

  那两个大汉看着丽玫的身体,眼睛突了,口水也差点流出来。在宽松的连身裙之内,竟然有如此诱人的胴体,雪白的肌肤,挺耸的乳房,纤幼的腰肢,丰满的臀部,修长的双腿,加上秀丽的容貌,楚楚可怜的神情,简直是引人犯罪的尤物!

  两个流氓色心一起,也就不再客气,把丽玫推倒在沙发上,一个狂乱地吻着她的俏脸,耳颈和乳房; 另一个舔舐着她的大腿,粗暴地将它们打开,将手指插入丽玫那个最隐私的部位,那个只让丈夫看过,开启过的秘道……「!痛……不要太大力……不要吵醒孩子……」「呵呵,说什麽不要,才插了几下就湿了,你的小穴又紧又多水!倒是你爽的时候不要叫得太大声了。」流氓的调侃让丽玫羞得无地自容。她不明白在这种屈辱之下,自己的身体反而更敏感了,乳房被吸吮着,秘穴被抠弄着,才几下就感到一阵阵酥麻,秘部也湿润了。两个大汉不约而同把裤子除下,露出丑陋的阳具,一个不由分说把肉棒塞入丽玫口中; 另一个把丽玫的两条大腿架在肩上,下半身向前一挺,肉棒就插入丽玫的秘道中。